抬高一厘米,做有温度的教育
[发表时间]:2017-12-11 [浏览次数]:3382

抬高一厘米,做有温度的教育

         —读《做一个不再困惑的老师》有感

陆繁荣

第一次读到“你有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的权利”的故事是在两年前,当时觉得很受感动,觉得不管做什么事,都要保持自己的良知,不能被一些条条框框所束缚。但是当时并没有把这个情怀与自己的教育教学联系起来。今年暑假,有幸拜读了王维审老师的《做一个不再困惑的老师》这本书,书中其中有个章节是“你有抬高一厘米的权利”,让年近不惑的我对自己的教育教学中遇到的困惑一下子似乎豁然开朗了。

“你有抬高一厘米的权利”的故事发生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柏林墙倒塌两年后,守墙卫兵因格˙亨里奇受到审判,原因是在柏林墙倒塌前,他射杀了企图翻墙而过的青年。在法庭上,亨里奇的辩护律师称,这些卫兵是在执行命令,罪不在己。然而法官却不那么认为,他说:“作为士兵,不执行上级命令是有罪的,但打不准是无罪的。作为一个心智健全的人,此时此刻你有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的权利,这是你应该主动承担的良心义务。这个世界,在法律之外还有良知,当法律和良知冲突之时,良知是最高的行为准则,而不是法律。尊重生命,是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原则!”后面这句话让我感到很震撼,“良知!尊重生命!”就像是两块石头重重地砸在我的心海,泛起了阵阵涟漪。

曾几何时,我也像王维审老师笔下的一些老师一样,对当下的现状很不满,牢骚满腹:天天喊素质教育,但事实上还是分数说了算,分数到底有多重要?减负减负,结果是越减学生的负担越重,老师的负担也越重;社会对老师的要求越来越高,可却越来越不尊重老师;老师的待遇什么时候才能提高……等等诸如此类对当下体制的不满。在读维审老师对“你有抬高一厘米的权利”的解读后,我似乎为我的迷惑找到了答案。没错,法律是冰冷的,不应该冷却的是人心。“体制是冰冷的,不应该冷漠的是教育。而我们作为教育者,我们的工作就是滋养孩子们的心灵的,不应该也不能过于急迫。我们也许无法与体制对抗,也没有时间等待体制完善,但我们完全可以在体制下加入一些自己的东西,用为师者的智慧、专业和勇气,抵挡体制纷至沓来的倾轧,为那些纯真的孩子赢得一个缓冲地带,让他们尽可能触碰到教育的柔软。”王维审老师如是说。

当前的教育形式是中考、高考,甚至小升初都是以分数的高低论英雄,素质教育也在轰轰烈烈地进行,是分数重要还是“素质”重要?如何平衡好这两者的关系?王维审老师说,把最重要的放在前面,那么什么是最重要的?那就是“尊重学生的个体生命”。今年暑假里参加了班主任培训,做报告的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优秀教师,他们都有不同的教育学生的感人事迹,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尊重学生的个体生命。把学生当作一个“人”,一个发展中的“人”来看待,而不是一个只会学习的机器,一个赚取分数的机器。作为人,就有各式各样的缺点和毛病,而我们就要正视缺点的存在,容许学生犯错误;作为发展中的人,我们就要着眼于学生未来的发展,而不仅仅是眼前的分数,这就需要我们培养学生的各种能力,提高学生的素养,促进学生的人格发展。对于学生尤其是初中生来说,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就算他是个分数很差的学生,他将来的人生就一定很差么?不尽然,只要他有坚持不懈努力的品格,有着完善的人格,未来的人生也会有精彩。

当前的教育现状我们也许无力改变,但不能认为“别人都这样做”而随大流,而应当有着作为教育者的良知,那就是“尊重学生的个体生命”。当体制和良知有冲突时,记得自己有“抬高一厘米”的权利,就像王维审老师说的那样,“给予学生尊重,宽容,相信和守候”,在冰冷的体制下,让教育折射出熠熠的温暖!

                                             2017.8